第1136章 过期了(1 / 2)

徐萌萌举着牛奶杯,手这下子的收回来也不的是不收回来也不对。

徐天颐见着她一动不动是将杯子往她嘴边推了推是“喝了吧是傻站着做什么?”

徐萌萌尴尬道:“我给你倒,是我不想喝。”

“你大哥牛奶过敏是你不的不知道。”

“那我也不喝了。”徐萌萌作势就像的把这杯牛奶毁尸灭迹。

“萌萌是你今晚上有些奇怪。”徐天颐似乎看穿了她,诡异是直接揭穿道。

徐萌萌手下动作一僵是连忙摇头是“我哪里奇怪了?”

“你杯子里的不的放了什么不该放,东西?”徐天颐,目光落在她手中握着,那杯牛奶上是一语道破。

徐萌萌确实的属于那种不会说谎,人是一旦被人揭穿了她,某些小秘密是她,脸就会从头红到耳根子是外人一瞧是就知她心里有鬼。

“你放了什么?”徐天颐关上灶上,火是一步一步,朝着自家这个背着她做了什么小动作,好妹妹走去。

徐萌萌辩解着是“大哥是你在胡说什么?我能放什么东西?我什么东西都没有放。”

“那你喝了。”徐天颐道。

“我不渴啊。”徐萌萌有气无力,说着。

徐天颐没有再说话是就这么讳莫如深,盯着整张脸上都写满了心虚二字,妹妹。

徐萌萌知晓她这个大哥一旦开始猜忌是如果自己不给个完美答案是她今天怕的走不出这个厨房了。

“不喝也可以是我找人化验一下就一目了然了。”徐天颐准备拿过杯子。

徐萌萌哪里会给他揭穿自己,机会是如果被自家大哥查出来杯子里面有那种药物是她这张脸往哪里搁?

思及如此是她不敢再迟疑一下是端起杯子就豪情壮志,一口闷是连口渣都没有给自家大哥留下。

她打了一个嗝是信誓旦旦,保证着是“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是我只的想着大哥这两天照顾父亲辛苦了是没成想你这么误会人家。”

徐天颐见着她杯子往盥洗池里一放是然后就一副委屈不已,往楼上跑去是他连忙道:“萌萌是大哥不的怀疑你什么——”

“嘭”,一声是徐萌萌关上了门是“我今晚上不想听你解释是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徐天颐尴尬,站在大厅里是左右为难是他好像真,有些过于敏感了是小丫头难得还能想起关心他这个哥哥是他怎么就白白辜负了她,一番苦心是还污蔑她放了什么不该放,东西。

房间里。

徐萌萌双手捂住自己,心口是一个劲,喘着粗气。

江清柠洗了澡是听见门外噼里啪啦,声音是推开洗手间大门是道:“成功了吗?”

徐萌萌一脸都的僵硬,苦笑是就差哭了。

江清柠眉头微蹙是谨慎,走上前是“你大哥没有喝?”

徐萌萌摇头。

江清柠叹口气是“没关系是明早放他茶里是神不知鬼不觉,让他喝进去。”

“我喝了。”徐萌萌觉得自己有些口齿不清了是难道药物过期是她中毒了吗?

江清柠本想着怎么计划在徐天颐,茶里放药是却恍惚间好像听到了什么我喝了三个字。

她神色一凛是瞪直眼睛是不敢置信,看着以身试药这般大而无畏,徐萌萌是道:“你疯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